51酒水網

51酒水網

http://www.tripstota.com

菜單導航
51酒水網 > 白酒資訊 > 正文

難追的“茅五” 難突破的高端市場

作者:?51酒水網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02日 20:29:48

  新京報訊(記者 薛晨)日前,各大白酒上市企業的2021年半年報已公布完畢,與白酒股“驚心動魄”的漲跌變化不同,白酒企業的排名和業績“漲跌”多在業界預料之中。

  “茅五”一騎絕塵

  盡管一些投資者會對貴州茅臺(600519)個位數的業績增幅有些“微詞”,但從數據上來看,競爭者們與貴州茅臺、五糧液(000858)這些頭部企業的差距仍然很大。

  今年上半年,19家白酒上市企業,共實現1552.87億元的營收,其中,貴州茅臺、五糧液各占31.61%、23.67%。上半年,貴州茅臺實現營業收入490.87億元,同比增長11.68%,凈利潤實現246.54億元,同比增長9.08%;五糧液上半年則實現營業收入367.52億元,同比增長19.45%,凈利潤132億元,同比增長21.60%。

  今年上半年,營收突破200億元,凈利潤邁入百億陣營的僅有這兩家。位列其后的洋河股份(002304)、山西汾酒(600809)、瀘州老窖(000568),與“茅五”相比,仍有較大差距。以數據排名第三位的洋河股份為例,其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155.43億元,不到五糧液營收規模的一半,凈利潤實現56.61億元,同樣低于五糧液132億元的凈利潤規模。

難追的“茅五” 難突破的高端市場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分析,“茅五”所占的份額比例有所減小,根據2020年年報公布的數據,19家上市白酒企業中,貴州茅臺與五糧液的凈利潤合計為666.52億元,其余酒企合計249.945億元(未包含順鑫農業(000860)),“茅五”以外上市酒企的凈利潤僅為貴州茅臺與五糧液凈利潤合計數的38.13%;到2021年上半年,“茅五”凈利潤合計為378.54億元,其余酒企合計195.33億元(未包含順鑫農業),占“茅五”凈利潤的51.6%。

  白酒消費場景的恢復讓一眾白酒上市企業縮小了與“茅五”之間的差距,但也有觀點認為,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之下,白酒消費場景缺失給眾多白酒企業帶來增長壓力,除了貴州茅臺與五糧液以外,其余白酒企業營業收入大多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2021年上半年這些白酒企業實現高增長,一定程度上也因為2020年同期基數過低。因此,貴州茅臺與五糧液盡管本次業績增速并不突出,但其業績增長的穩定性是有保證的。

  這恰恰體現出目前白酒行業中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即高端白酒市場,貴州茅臺、五糧液已經具備了足夠的市場號召力和抗風險能力。

  高端產品拉動作用凸顯

  縱觀2021年半年報,在高端產品領域有著較強號召力的酒企,其凈利潤表現依然強勢,而處于產品線低端的品牌,保持營收規模優勢的同時盈利表現并不突出。

  2021年上半年酒鬼酒(000799)實現營業收入17.14億元,同比增長137.31%,凈利潤實現5.1億元,同比增長176.55%;而營收規模與之相近的老白干實現16.52億元,凈利潤則僅有1.24億元。老白干的營收與凈利潤增速同樣低于酒鬼酒,分別為10.61%與6.1%。

  業內人士認為,酒鬼酒與老白干的差異,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高端化趨勢下,品牌核心產品在高端市場的發展狀況,已成為決定酒企規模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

  酒鬼酒目前發力的核心品牌為內參系列及酒鬼系列,定位為中高端產品,其中內參更是作為酒鬼酒的高端旗艦品牌。新京報記者在京東酒鬼酒自營旗艦店內看到,酒鬼系列產品售價,橫跨了200元、400元、500元乃至700元等多個價位段,而內參的零售價更是達到了千元以上。數據顯示,目前內參系列占酒鬼酒營業收入的比重為30.33%,而酒鬼系列的占比達到57.18%。

  另外,此次半年報中營收規模以121.19億元遠超瀘州老窖93.17億元的山西汾酒,實現凈利潤為35.44億元,而瀘州老窖凈利潤為42.26億元。有觀點認為,瀘州老窖旗下核心高端品牌國窖1573的市場地位為瀘州老窖的高利潤提供了保證。

  業內人士認為,高端白酒具有較強的稀缺性以及較高的品牌壁壘,對于品牌形象塑造、增強消費者黏性、升級產品消費場景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高端產品較高的毛利率使其成為酒企拉動業績的關鍵動力。

  新京報記者 薛晨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