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酒水網

51酒水網

http://www.tripstota.com

菜單導航
51酒水網 > 茅臺資訊 > 正文

茅臺集體上市暗藏風險 同業競爭質疑再起

作者:?51酒水網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8日 00:29:04
當習酒仍在資本市場的大門前徘徊時,茅臺集團又宣布了新的子公司上市大計。
  在近日舉行的媒體座談會上,茅臺集團對外宣布,未來五年茅臺擬推動茅臺股份以外的四家子公司上市。
  一時間,有關茅臺集團子公司的“集體上市”再次引起業內熱議。
  或基于千億目標壓力
  據悉,此次茅臺宣布的三家準備上市的公司分別是茅臺保健酒公司、旅游公司以及物流公司。此前,茅臺集團唯一披露過的擬上市公司是習酒有限責任公司。
  對于茅臺集團五年內連續推動幾家子公司上市,有分析指出,茅臺集團近期興起的“資本化”熱浪,與茅臺的“大茅臺集團”以及之前宣布的2017年實現千億目標不無關系。
  茅臺官方披露的數據顯示,2012年,茅臺集團實現銷售收入352.45億元,這意味著在2013年至2017年五年時間內,茅臺集團要有近650億元的銷售增量。
  而正是茅臺實現千億目標的“五年時間”,正好與近期茅臺宣布的幾家子公司上市規劃時間點契合,這無疑給外界更多的遐想空間,即茅臺子公司上市,正是針對其千億目標而來。
  “茅臺集團五年內連續推動4家子公司上市,正是基于千億目標的壓力。”中投顧問食品行業研究員梁銘宣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在白酒行業高速發展的背景下,企業對未來發展持樂觀態度制定千億目標。”
  “但是當前市場環境有變,在產能過剩、塑化劑風波、禁酒令等多重因素影響下,白酒行業步入調整期,貴州茅臺的業績支柱高端白酒更是遭遇重創。因此在行業環境不利的背景下,貴州茅臺不得不加快子公司的上市進程,以形成對大集團的業績支撐。”梁銘宣分析稱。
  而資深白酒專家張建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還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張建軍認為,茅臺酒推動幾家子公司上市,固然有千億目標的壓力因素,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茅臺作為一家集團化企業推動相關子公司的上市,關鍵目的是為了未來集團化的發展。
  同業競爭或是隱患
  記者從多方渠道了解到,從目前國內高端白酒政策以及消費環境來看,茅臺子公司的上市大計將面臨考驗。其中,“同業競爭”將是繞不開的問題。
  對此,梁銘宣分析稱,由于茅臺集團推動的上市子公司多以白酒、物流為主營業務,所以各個子公司之間存有同業競爭可能性較大。“其中習酒和貴州茅臺之間同業競爭最為明顯,因為習酒對貴州茅臺的中低端產品產生沖擊,進而對投資者的利益形成一定威脅”。
  以習酒為例,自習酒宣布上市以來,便受到業內的廣泛質疑。而質疑的核心,便是習酒主打也是醬香型白酒,而貴州茅臺生產的正是醬香型白酒。
  事實上,2010年茅臺集團便高調提出要推動習酒單獨上市,2013年2月還傳出習酒到香港上市的計劃。然而時至今日,習酒仍身陷上市迷局。
  不僅如此,近期市場上又傳出茅臺旗下的另一獨立子公司白金酒計劃2016年到香港上市的消息。而白金酒主打中高端白酒,同時涵蓋白酒、養生酒和葡萄酒。
  按照《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規定,“發行人的業務應當獨立于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業,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業間不得有同業競爭或者顯失公平的關聯交易。”
  “習酒上市最大的阻礙便是同業競爭。由于茅臺王子酒的基酒是習酒供應,很顯然,如果將來習酒獨立上市,習酒就會成為茅臺集團旗下第二家上市公司,與茅臺股份的同質化競爭不可避免。”張建軍對記者表示,“特別是在中端領域,習酒公司的醬香產品對漢醬、仁酒等茅臺中端產品構成了直接的競爭和威脅。”
  此外,此次茅臺宣布的準備上市的子公司之一的茅臺保健酒公司,其旗下主要產品有茅臺不老酒、古源酒、茅鄉酒、臺源窖酒、白金酒等。
  今年5月31日,茅臺集團白金酒有限責任公司作為茅臺集團的獨立子公司在貴陽成立。 事實上,早在2010年白金酒還是茅臺集團子品牌時,就有知名投資公司經理公開質疑白金酒與茅臺酒存在同業競爭。質疑的原因,便是“白金酒雖為保健酒,但它是以醬香茅臺酒為基酒,且藥味談,醬香味濃,和茅臺白酒差不多”。
  對此,近日貴州茅臺公司相關人士表示,白金酒與茅臺酒不同,兩者的消費群體也不同,因此不能構成同業競爭。
  除了同業競爭,茅臺集團所處的環境阻力也不容忽視。近來,塑化劑的風波、“三公”消費限制、“禁酒令”等紛至沓來,使得整個白酒行業2013年更為艱難。
  “目前環境下,茅臺集團的集體上市更為困難。”張建軍對記者說。
  對于記者的疑問,茅臺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習酒定位于中檔酒,而茅臺定位于高檔酒,習酒和茅臺之間并沒有沖突。另外,白金酒是具備保健功能的保健酒,與醬香型白酒茅臺不存在沖突,不構成同業競爭。
  化解同業競爭難題
  對于茅臺集團雄心勃勃的子公司上市計劃,外界多不看好。
  據了解,由于歷史原因,我國不少上市公司與集團或其他關聯方存在同業競爭。同業競爭可以在上市公司與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之間建立隱蔽且順暢的利益轉移通道,因此監管層對同業競爭從來沒有絲毫放松。
  “據我了解,國內同一家酒企旗下多家子公司要實現‘集體上市’有很大的難度,尤其是在高端白酒環境并不樂觀的當前更是如此。”張建軍說。
  梁銘宣也表示,茅臺集團“集體上市之路”有一定難度。
  那么,茅臺集團的“集體上市”會否成功,如果要“集體上市”重點要解決哪些難題?
  梁銘宣認為,首先是欲上市子公司的發展前景如何,這直接關乎企業上市能否成功。
  “對于茅臺而言,白金醬酒及保健酒都是一個小品類,其盈利能力及未來前景對其能否上市有直接決定作用。其次是整理欲上市子公司的財務報表,貴州茅臺集團旗下子業務眾多,且有一定交叉,因此整理財務報表是一個較重要的問題。”梁銘宣說。

5544444